新笔趣阁 - 都市小说 - 全娱乐圈都以为我糊了在线阅读 - 206、围读1(求月票)

206、围读1(求月票)

        【粗稿未改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可能大改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二更求票】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除了一些粗制滥造的,圈烂钱的电影、影视剧外,围读在近年影视拍摄过程中,占据比重越来越大了。就连新兴的网剧,也大都实行了,“围读制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究竟是为了提升演员质量,还是为了拍一段围读的视频、照片放到网络上,吹捧一下剧组演员多认真,圈一波好感、热度——但引导的风向,却是值得继续发扬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场的人员,不论是宋昂工作室工作人员也好,演员主创团队也罢,基本都参与过,所以,在围读这一件事情上,没什么抵触心理,并且由于都有经验,也是迅速进入了正轨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个导演都有自己的一套调教演员的方式,而不得不说,宋昂在这一块上,也是颇有建树、他能理解在场这几个演员。尤其是到了宁丽芬老师这一个级别的,对于剧本、人物、人设都已经形成了一套自己的理解方式,不是说不好,但每个导演所追求的东西都不同——演员他大部分终究要找的只是一个角色的神或者形、但导演要找的东西,是整部电影的!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两天下来,他先是打破了个人对于剧本的理解、把所有剧本剧情攥到了自己手里,让演员们跟着自己的节奏,重新发散思绪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演员本身的角色入手,走进剧本,到这里,从剧本出发,去寻找角色的真正定位!

        你不得不承认,宋昂能够有今天的成就,凭借短短两三部作品就跻身一线导演行列,对于剧本透彻理解、对于演员查缺补漏,他有着寻常导演难以企及的天赋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,就戴承弼评价的,这家伙却是很能装,但他确实有装的资本。

        配合上有着多年跟组经验的赵锦鸿老师,就短短两天的时间,整个剧本,大概已经是被他俩高效梳理了一遍了,而且脉络十分清晰!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两天下来,大家也是对宋昂之外,作为总编剧的“赵锦鸿”有了一个更深层次的解读——人家为什么能够成为编剧界的大拿!

        就连原编剧丁原都感到庞大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梳理了整整两天的剧本,每个演员对于角色理解,或多或少都有点问题,可是,一整天下来,这个剧本,没有一处错漏的地方!

        原编剧丁原起初在拿到了精修后的剧本,看过一遍后,赞叹之余更多的是:嫉恨!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哪个编剧,愿意将自己当成孩子一样的剧本,交出去给人修改,最后“面目全非”,里面属于自己的灵魂,完全被渗漏、稀释、最后成了别人的“作品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人赵锦鸿没这个意思,当初在签约的时候,就说了,把他排在编剧最后一栏就成——人愿意出手,完全就是冲着庄和、冲着夏郁的面子,人拿了那么多奖,哪里稀罕抢你的剧本了?

        丁原表面不显,还很谦虚,但骨子里,在等着,在等着围读这一天——抓住了好几条错处,并在围读会议上,挑了出来,“呐,你赵锦鸿不是很牛掰?怎么,还会犯错误!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自以为处于第二层,赵锦鸿处于第五层,那怎么样?第五层还不是有错误,你老了!

        可结果发现——人家在大气层!

        那些所谓的“错处”,完全就是他没理解的特殊拐点,他因为某种自负的心理,没有找宋昂商议剧本错处,结果作为导演的宋昂理解了,也以为他理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宋昂这边及时反应,给他包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在会议上,就是“啪啪——”一顿打脸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,他也不是那种蠢了吧唧,报复心理特重的人,也就是一时名利的自我争斗失了分寸,不然也写不出《治愈》这个本身,就带着非常多正能量东西的剧本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首日围读一结束,他就很坦然地去跟赵锦鸿老师认了错——

        赵锦鸿能够走到今天,那肯定是在某种兵不见刃(没这个成语、属于“网络成语”,大家形象理解——)的战场上有过追逐、角逐的,会议上就看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种,有才华、带着点自负、却又能做敢当的年轻人,赵锦鸿不但没为难,反倒还花了点时间,跟他聊了个天——谁没个年轻气盛的时候呢?他也有过嘛!人之常情!

        也没聊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聊聊日常,爱好,怎么当了编剧、为什么写出了《治愈》这样一个剧本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种长辈的包容大气、不经意透出的才华、学识,用了短短半个小时就使得丁原折服——

        走的时候,俨然成了这位大佬的小迷弟,“赵老师放心,丁原这几个月,一定会用心学习!”

        演员这边,哪怕是老戏骨宁丽芬都有收获、她也大概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这种感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收获最多的,肯定是夏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夏郁原本以为,想要补足《治愈》剧本,怎么也要花个七八上十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也没想到,宋昂竟然不走寻常路——强制要求相互去拆解,自己以外的其他角色,以此,拆解的角色,对于自己饰演角色所造成的影响、意义!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围读,愣是给整成了某个“文学座谈”似的解析大会!

        用了短短两天时间,看似只是梳理一遍剧本,却将几个角色“深挖”了一遍,让她对于整个剧本、对于所有角色的理解,又上升了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对于“白小斐”父亲这个角色——他表面看似懦弱,可实际上,导致白小斐母亲重男轻女,并且,一直剥削白小斐,让她“被迫”成为扶弟魔的究极凶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真本事、欺软怕硬——娶了白小斐的母亲,也只是因为她家没有兄弟,好拿捏,并且二十几年如一日,给她灌输,“要不是我,你们家的绝户女人压根儿生不出崽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也是导致白小斐的姐姐远嫁,最后死在山里的“凶手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,精神“奴役”白小斐母亲,从小给白小斐灌输,这辈子生存的意义,就是给败家当牛做马,如果她敢反抗,也把她嫁到山区的观念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比如“白小斐”母亲这个角色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