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- 都市小说 - 病娇皇子赖上门在线阅读 - 第86章 恩断义绝(二更)

第86章 恩断义绝(二更)

        张家更懵逼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培申太了解元康帝的脾气,绝不是一个大度包容的男人。相反,元康帝小气记仇,肯放过张皇后,必然有了相应的利益交换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样的利益,值得元康帝放弃废后的决定?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消息就从宫里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三皇子刘珩要娶天煞孤星叶慈?

        天啦撸,震惊!

        朝臣们佩服刘珩的勇气,叹其命运多舛,哀其时运不济。

        堂堂嫡出皇子,沦落到娶一个没有家世,名声恶臭,还是天煞孤星的女子为妻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叶慈那条件,普通官宦人家她都没资格进门。能嫁的最好的人家,就是小官小吏,这还是看在侯府的面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叶慈和侯府脱离关系后,她连嫁给小官小吏的资格都丧失了,有人肯娶她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么一个女子,如今竟然要嫁给皇子殿下,做皇子妃?改明儿等三皇子封王,就是王妃?

        这转变,难怪朝臣们嘀嘀咕咕,全城热议。

        石破天惊啊!

        只等皇帝下旨赐婚,这门婚事就会被坐实。

        瞧着皇帝的态度,赐婚旨意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叶二郎是在大街上听到这个消息,他呆立原地,久久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不明白啊!

        这不可能啊!

        他身在侯府,但论政治敏锐和消息灵通,连五六品官员家庭子弟都不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在他喝花酒的时候,宫里已经爆发了一场足以让张家族灭倾覆,成千上万人被牵连的大案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张皇后差一点被废掉,更不知道朝堂衮衮诸公在这两天时间内,做出了多少决定,准备了多少应对方案。京城豪门世家,这两天又是如何煎熬度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切他统统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想不明白怎么会有如此荒唐的“谣言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三皇子刘珩娶叶慈,哈哈哈……这是今年听到的最荒唐的笑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笑而过,并不在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上了酒楼,怎么周围的人都在悄咪咪议论此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疯了吧,皇子殿下怎么可能娶天煞孤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敢表明自己的身份,怕别人知道他是天煞孤星的亲哥哥。说实在话,有那么一点丢脸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就像是傻子一样看着他,仿佛他是刚进城的乡巴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我说错了吗?”叶二郎从一开始的理直气壮,到心虚,到慌乱,也就仅仅几秒钟的过程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不搭理他,当他是个傻子,各顾各继续聊八卦。

        叶二郎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不上吃喝解闷,也忘了约好的酒肉朋友,一口气冲出酒楼,冲回侯府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侯府比他先一步得到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侯府上下,上之老太太许氏,大夫人苏氏,下至丫鬟仆妇,各个心情复杂,难以言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,是忧还是喜?

        情绪起伏太大,差点绷不住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哥也听说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五姑娘叶卫兰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怪当初叶慈的态度是那般强硬冷漠,生怕我们和三殿下之间有联系。真没想到,她竟然存了这么个心思。我们都被她戏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胡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二郎斥责道。他不了解内情,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,但他相信叶慈,叶慈不是那样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说不上为什么就相信叶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件事情应该另有内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有什么内情,整个京城都在传这件事,宫里和官府没人出来阻止谣言。这件事必然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卫兰信誓旦旦,她只相信自己看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叶二郎频频摇头,“我今天在外面,听了很多谣言。好像是宫里出事了。具体的情况,可能父亲知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哥,你得了失心疯吗?叶慈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,你竟然替她说话。她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启禀公子,姑娘,侯爷刚从衙门回来,正前往松鹤堂。二房和三房的人也在往松鹤堂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兄妹二人一听,彼此看了眼,不约而同做出同样的决定,前往松鹤堂探听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松鹤堂前所未有的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个房头齐聚一堂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卫兰故意来到二姑娘叶卫芸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长辈在,他们这些小辈没资格落座,能站着旁听都是幸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出言讥讽道:“二姐姐失望吗?你没想到吧,你真正的对手竟然是叶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卫芸轻蔑地瞥了她一眼,“你真以为这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不是?你别替自己开脱了,输了就是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果然什么都不知道,只是自以为是罢了。”叶卫芸一副智珠在握,不屑和对方理论的态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叶卫兰最讨厌她这副模样,“二姐姐想哭就哭吧,没人笑话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卫芸低头抿唇一笑,“五妹妹别着急,你不如先听听长辈们说些什么,再决定要不要看我笑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几个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许氏嗅了口提神药丸,总算是将气喘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问平武侯叶怀章,“外面都在传三皇子要娶叶慈,到底怎么回事?怎么会有如此荒唐的谣言,朝廷就看着不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怀章轻咳两声,醒了醒喉咙,“此事并非谣言。事情原委我已经打听清楚,前两日薛贵妃流产,据说是皇后娘娘所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啊!

        满屋子惊诧,一脸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叶怀章继续说道:“当时陛下震怒,扬言要废后。据说废后旨意都写好了,只等盖下印章明发天下。就在这个当口,三皇子殿下呈请,说是请旨赐婚,他要娶叶慈为妻。然后,废后旨意废除,皇后娘娘依旧住在未央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竟然是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夫人苏氏咬着唇,“这么说,三皇子殿下娶叶慈,是不得已为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何止是不得已为之,分明是自绝前程。你们别忘了叶慈她是天煞孤星,堂堂皇子殿下娶一个天煞孤星岂能好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天谢地!”老太太许氏双手合十,“幸亏当初将叶慈过继出去,如今这事同咱们叶家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好事?”三太太庄氏有些糊涂,“那毕竟是皇子殿下,叶慈嫁给他就是皇子妃,将来至少都是王妃。如果叶慈还在叶家,那怎么叶家就和皇后娘娘结了亲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懂就闭嘴!”老太太许氏怒斥道:“皇后娘娘遭此一劫,勉强过关,将来恐怕也好不了。你当和皇后娘娘结亲是好事,糊涂透顶。若是叶慈还在咱们叶家,将来皇后出事,咱们叶家也会受到牵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怀章附和道:“老太太说得有理。皇后娘娘处境可谓是风雨飘摇,随便一个浪头打来,极有可能翻船。目前,只能算是暂时过关。陛下对薛贵妃的宠爱,以及对皇长子的看重是有目共睹。三殿下贵为嫡出,却并没有得到嫡出的待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许氏再次谢天谢地,感谢漫天神佛,让叶家避开了此劫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夫人苏氏说道:“祸兮福所倚,当初二郎他们从云霞山无功而返,如今看来果然是好事一桩。还是二郎通透,知道及时撤回京城,没有继续在三殿下身上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皇后母子自身难保,叶慈难逃此劫。我们叶家又及时和叶慈撇清了关系。老太太,这是老天保佑啊!

        两次决定,让我们叶家顺利避开祸事,儿媳提议高兴高兴,让厨房置办两桌酒席,大家一起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许氏赞许地点头,“的确该庆贺。不过,此事我们一家人关起门来高兴就行了,切莫在外面得意忘形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后娘娘依旧是皇后,张家还在朝中站着,不可大意。老话说得好,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。谁也不能保证张家会不会狗急跳墙见人就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老太太提点,咱们差一点就得意忘形被人记恨了。”苏氏说着奉承话,又给侯爷叶怀章打眼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叶怀章知趣,“老太太,之前为了面子不曾对外公布叶慈过继除族的消息。如今……你看要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许氏蹙眉,“还是晚点吧!先看看局势如何发展,再做决定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我说这么一点小事,没必要如此小心翼翼。皇后娘娘和张家自顾不暇,哪里管得了咱们头上。再说了,过继一事已经是板上钉钉,我们叶家问心无愧,何须怕人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夫人苏氏很强硬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尽快在舆论上同叶慈撇清母女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是个天煞孤星,谁沾染上都没好下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谢天谢地,叶慈没回侯府,否则倒霉的就该是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郎一会洗个柚子澡,去去身上的晦气。”她提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叶二郎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又扯到他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点了他的名,他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叶慈毕竟是我们叶家人,如果她真要嫁给三殿下,我们不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糊涂了吗?叶慈已经不是叶家人,休要胡说八道。我看你是被天煞孤星给影响了,脑子不清楚。”苏氏厉声呵斥,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亲儿子拆台,还是当着二房三房的面,气死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儿子一点都不贴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可是。”苏氏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,“从今以后,叶慈的事情同咱们叶家没有半点关系。她是生是死,是好是歹,和我们没关系,我们也不关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