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- 玄幻小说 - 龙神小村医在线阅读 - 第1296章 未知的隐患,一战扬名(今日更新完毕!)

第1296章 未知的隐患,一战扬名(今日更新完毕!)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远在泰国的达拉村郊外,一个衣衫褴褛的老者正一步一磕头地行走在碎石地面上,周围的村民看到此人都纷纷虔诚地向他行了一礼,这才继续回村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者忽然在路面中央,手舞足蹈了起来,犹如全身过电了一般,随后他就一下子倒在了地上,口吐白沫,浑身抽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才悠悠然地醒转过来,原本失去了焦距的瞳孔,一下子变得锐利了起来,他理了理自己的衣袍,一瘸一拐地走回了自己的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住处很像是国内乡间很是寻常的农舍,门前还养了一大群鸡鸭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内亮着一盏明黄色的灯火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者推开陈旧的柴门,里头正坐着一个年轻人,看到老者进来,连忙说道:“欣达大法师,您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微微点头,操着一口蹩脚的英语:“在外面遇到一些事,我们坐下来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,我求您的事情……”说话的年轻人在五六年前曾受过王晓晨一家的阻击,他们家在榕城也小有名声,只是和王晓晨多少有了些生意上的冲突,王晓晨下了重手,以至于他们被迫离开了榕城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固然有王晓晨的责任,年轻人的家族经营也确实也有所缺憾。

        欣达大法师身形干瘦,他提起手中的一张卷轴,低声嘟囔道:“事情没有那么简单……那个人身边有厉害的帮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你是说王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欣达大法师在整个泰国都有很大的名声,和其他的法师不同,他性格古怪,也不供职于泰国王室,泰国王室曾几次三番邀请他出山,他都拒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说,此人曾和恼羞成怒的泰国王室派来的宫廷大法师斗法,最后的结果,是欣达全身而退,那几个宫廷大法师有三人暴毙,一人重伤,终身瘫痪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此人能力非凡,年轻人方才肯付出巨大的代价,委托他帮忙。

        欣达点了点头,“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岂不是,大师你是不愿意出手相助了吗?你可是受了我家族三条人命……”年轻人猛然间站了起来,甚至不小心带倒了桌上的柴油灯。

        欣达冷冷地看了他一眼,“我欣达做事,从来不需要你们指手画脚,我想做什么便做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年轻人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似乎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死死箍住,人就这么给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欣达看着年轻人逐渐说不出话来,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,他收拾了一下衣着,从怀里取出一部手机,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道:“帮我准备一张去国内的机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瘸一拐地走出来了屋子,那盏被打翻了的柴油灯,瞬间火势蔓延了开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火舌吞噬了整个木屋。

        连同那个年轻人一并焚烧殆尽。

        老人若有所思地看向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吕宋岛的降头师也无故被降头术反噬,好像也和那个方向有点关系……是时候去一探究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所住的村落,夜空之中,传来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歌谣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而榕城王家,周奉天和福伦也是办事利索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,这里被飞头蛮闹得一塌糊涂,施术者也是其中的翘楚,降头术运用得炉火纯青,动作极为隐秘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有一便有二,找到了突破点,剩下的事儿当然也就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花了五六个小时的功夫,彻底把东西都收拾了个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福伦用三才火阵点起了一个大火团,将这些邪祟之物都给丢了进去,顿时空气之中,都散发着一股恶臭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奉天他们站在上风口,他还顺手准备了祛除邪气的药丸,嘱咐朱玫他们服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道人秃驴那就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,就站在下风口,硬是吃了一大口毒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周奉天也很无奈,丫的这帮犊子是真的没常识,还自作清高,非要和他们站得很开,这下可好,统统都得回去拉一礼拜的稀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奉天对南洋的降头术并不陌生,这玩意儿是邪祟的一种,靠的是一些微生物、毒虫、细菌、死尸上培育出来的毒素来害人,最初级的是让人产生幻觉,再高级点,就是杀人于无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奉天对王晓晨可没什么好感,降头术本质上就是利用人性的弱点进行放大,将人类体内的恶逐渐放大,催生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白了也就是一小道,不入流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近来道门衰弱,无数的道术都已经遗失,显得人邪道特别猖狂。

        俗话说,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了,整邪魔歪道的,生效快,这年头,不是每个人能受得了修炼十几年方才小有所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道门就更是没人喜欢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瞧见人民俗课正儿八经的政府机关单位,都是大猫小猫三两只,抓个猴儿都老费手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王晓晨这种搞这行的,手底下要是能干净也就才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不是看在朱玫的面上,还有乐天观的发展,周奉天理都不想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朱玫,他也知道朱家没有那么简单,任何资本家……他神色复杂地看了朱玫一眼,得,看来有时候人还真不能太较真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……周奉天摇了摇头,将各种情绪抛诸脑后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那位卧病在床的王小姐,在没了降头术之后,自然会好转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奉天开了两帖滋补的药方,就干脆打发了,还换来王晓晨的千恩万谢。

        折腾完了这些事儿,已经是日暮乡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晓晨本来还想请大家伙儿一道吃饭,可空蝉等人自然是吃不下去这顿饭的,脸都要给他们自个儿丢尽了,哪里还有脸面吃喝?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周奉天和福伦也不准备长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桌好宴,自然无人享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临走之前,空蝉看着周奉天等人的背影,忍不住问道:“道长,贫僧敢问山门何处?日后可一道考较考较佛法如何!”

        福伦的声音远远传来:“贫道乃是天池山莲花峰乐天观观主……承蒙抬爱,若登门拜访,必盛情以待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时之间楞在原地,五味杂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