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- 网游小说 - 在港综穿梭诸天在线阅读 - 第42章再入虹口道场

第42章再入虹口道场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呜呜……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拳打出,直中龟田一郎的右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眼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还算不小的眼睛,瞬间眯成了一道细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不好,有点不协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摇了摇头,再次出拳,打向了龟田一郎的左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他说的话,也是用东瀛语说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呜呜!”

        龟田一郎疼痛难忍,但由于嘴被堵着,再次发出了呜呜的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他心里惊惧不已,他万万不曾想到,陆锋竟然还懂东瀛话,而且还那么标准。

        龟田一郎听说过陆锋在美利坚留过学,他会英语或者欧洲的其他语言,龟田一郎都不会如此惊讶,可陆锋居然还会东瀛话,这就让龟田一郎惊愕了!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在路上遇到的东瀛同胞,就是陆锋这个支那人假冒的吧?龟田一郎暗暗想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    望着龟田一郎那一对迅速肿起来的熊猫眼,陆锋拍了拍手掌:“这样才协调嘛,怎么样,现在可以照我说的做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龟田一郎自诩很有武士道精神,他岂会因为被打成熊猫眼而投降?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脸上浮现着不屑的笑容,脑袋也剧烈的摇晃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有胆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微微一笑,自桌上拿起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东瀛武士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    长刀出鞘,直指龟田一郎的胯下,轻划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见此情形,龟田一郎心中一紧,身体猛烈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    长刀划落,龟田一郎只觉胯下一凉,无力的倒在了身后的墙壁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那一双眯成小缝的眼睛里,充满了绝望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刀质量不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陆锋抽回长刀,打量着锋利的刀尖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咦,没血?

        嗯,怎么不痛?

        发现陆锋所持的刀上没有血,又感觉自己胯下不痛,龟田一郎连忙朝胯下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发现,他的裙裤上,出现了一个大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小弟却安然无恙!

    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    龟田一郎,长舒了一口气,眼睛中的绝望,也消失了!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心中又重新升起了希望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刀,只是一个提醒,如果你还是不愿意,下一刀可就没那么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龟田一郎的心态刚刚平复,耳中又传来了陆锋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对他而言,无异于魔鬼的召唤!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重新有了希望的龟田一郎没有再拒绝,他如小鸡吃米似的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才像话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淡淡一笑,朝着不远处的桌子轻轻一指。

        龟田一郎顺着陆锋手指的方向看去,发现桌上有两条白布与一页纸和一支钢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写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说着,长刀再次一划,将捆住龟田一郎的绳子给划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陆锋并未将其口中的破布给拿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龟田一郎知道,自己的实力远远不如陆锋,陆锋想要杀自己就像杀鸡一样简单,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情况下,他也没敢主动拿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在纸上写,我说你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没说什么废话,直接说道:“藤田刚杀我师傅芥川龙一,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龟田一郎表现的非常老实,陆锋一开口,他便立刻走到桌子前,动手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他知道陆锋懂东瀛语言,自然不敢乱写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的两分钟内,他便写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表现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拿过写好的内容看了看,点了点头,继续说道:“布上的内容,就把我刚才给你看的纸抄写一遍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龟田一郎听后,立刻拿过了陆锋方才给他看的纸,准备继续用钢笔在白布上抄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咬破手指,用你的手指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制止了龟田一郎,指了下他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血书?

        龟田一郎心里一惊,但还是听了陆锋的话,他哪里敢去反抗!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他便咬破了手指,对照着眼前的那张纸抄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你配合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待龟田一郎写完之后,陆锋笑着夸奖了龟田一郎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见陆锋心情不错,龟田一郎小心翼翼的吐出了口中的破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脸谄笑的低声说道:“陆先生,我配合的这么好,您是不是可以饶我一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饶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摇了摇头,道:“饶你不可能,但可以让你死的痛快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陆锋一拳打向了龟田一郎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速度极快,龟田一郎尚未反应过来,便被击中了太阳穴,身体直挺挺的向后方倒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收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轻吐出一个‘收’字,龟田一郎的身影便立刻消失在了房间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储物空间还真是好用,不过遗憾的是只能收死物,不能收活物,而且还有点小了,如果再大一些就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将龟田一郎的尸体收入储物空间后,陆锋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击杀龟田一郎,陆锋没有丝毫的愧疚,要不是实力不济,他恨不得把对华夏领土有野心的东瀛人给通通弄死!

        那些狼子野心的东瀛人,在踏入华夏境内的那一刻就应该明白,他们敢动不轨之心,那就要承受相应的代价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他也没有洁癖,将尸体装入储物空间,对他而言没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主要是储物空间内的死物不会发生变质腐烂的情况,放进去时什么样,拿出来时还是什么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死物在储物空间内会腐烂的话,他肯定不会将龟田一郎藏于里面!

        解决掉龟田一郎后,陆锋又仔细看了一遍龟田一郎写在白布和纸页上的内容,并将它们也收入了储物空间,而后便躺在床上睡起了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天还未亮陆锋便起床了,他先是对着镜子仔细的化了下妆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他如今的易容技术,想要易容成轮廓不太一样的人,有一些难度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易容成无论身高,还是面部轮廓都和他相似的龟田一郎,难度并不是太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易容完成后,陆锋仔细的对着镜子看了几遍,发现没有什么问题之后,他往头上包了一团纱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前两天之所以打伤龟田一郎的脑袋,就是为了方便自己包纱布,他可不想搞个小平头回港岛!

        做完这一切后,陆锋走出了他的小院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仍旧天色未亮!

        陆锋没有立刻前往虹口道场,他先是在街上走了一段时间,而后便去了一家早点摊。

        吃了约莫半个小时左右,他才开始动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两天早就摸清楚了,藤田刚这段时间一直住在虹口道场,他的身边跟着六个东瀛兵负责保卫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在虹口道场习武的人,整个虹口道场内,最起码有五六十个东瀛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锋自然不会趁这么多人的时候杀进去,所以他要选择人少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早上六点三十分钟左右,虹口道场内的习武者会出去跑步,这个时间段,就是陆锋最好的时间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早上六点三十五分!

        陆锋漫步在虹口道场前侧百米处的一条街道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朝阳已东升,红霞漫碧空。

        辛勤的华夏劳动者早已起床,路边有着很多小摊摆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有不少行人匆匆赶路,去赚他们赖以生存的血汗钱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陆锋,仿佛成为了一个螃蟹,所有和他走对过的华夏人,只要看到他的打扮,在距离他还有数米时,就纷纷让开了道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他们也不敢抬头去多看陆锋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个人都显得很卑微!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似乎,没有朝气,没有勇气!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幕,就像一把利剑狠狠的插入了陆锋的心脏,他对东瀛人的恨意,一下子又提升了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他越来越清楚,农劲荪他们,为何不肯接纳山田光子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深吸了一口气,继续向前走着,他的双眸中,有着无边杀意闪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