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- 网游小说 - 在港综穿梭诸天在线阅读 - 第39章邀战

第39章邀战

    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    霍元甲的坟墓前。

        陈真一丝不苟的清理着墓碑上的灰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醒来后,第一件事不是练武,而是清理墓碑前的灰尘,可见他对霍元甲有多么孝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师兄,我就知道你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道熟悉的声音,传入了正在打扫灰尘的陈真耳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师弟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来人是陆锋,陈真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喜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天在他被精武门众弟子针对时,陆锋一言不发,他还以为陆锋也不能接受他和山田光子的爱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曾想,今日一大早陆锋竟然来找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禁令他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笑了笑,他先是走到了霍元甲墓碑的正前方,一脸恭敬的深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甩了下手中拿着的小笼包,说道:“师兄,我买了点早餐,咱们边吃边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边吃边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陆锋的到来,陈真非常欣喜,他还以为整个精武门,除了霍廷恩之外,都不愿再搭理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陈真带着陆锋来到了不远处一座残破的茅屋旁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国人非常仇视东瀛人,见陈真带着东瀛女人投宿旅馆,店家们纷纷拒绝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英国佬开的旅馆又太贵,他住不起,也只能搬到这种地方来住了!

        这间茅屋倒不是陈真搭建的,而是本来就有,只不过主人家早就不住了,这才让陈真成功捡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老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和陈真刚走到茅屋前,便见山田光子一脸惊惧的跑了出来,就像是受了惊的小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真,有老鼠,有老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见到陈真,山田光子恍若遇到了大救星,一把便将陈真给抱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老鼠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真轻柔的将其搂在怀里,轻声安慰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有这么撒狗粮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身为一只单身狗,望着眼前卿卿我我的这一对小情侣,陆锋感觉自己受到了暴击!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不好意思,让您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脸惊惧的山田光子,在陈真的安慰下,很快就安静了下来,但紧跟着她就发现了陆锋,这让她闹了个大花脸,连忙松开了陈真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锋没什么特别的反应,只是笑了下,无它,他听不懂人家山田光子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见外,都是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真抬手轻拍了下山田光子的后背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看来,精武门这么多人都不愿搭理自己的情况下,陆锋还能提着吃食来看自己,这不是自己人,什么才是自己人?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师弟走吧,咱们进屋。”陈真左手虚引,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陆锋便和陈真、山田光子这一对小情侣一起走进了茅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茅屋之内的装饰更为简单,除了一个桌子,几个凳子,和一张床之外,就再也没有什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无论是床,还是桌子,以及地面都很干净,显然陈真他们两个肯定收拾了很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早餐还热着,咱们先吃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当然不在乎屋子的残破与否,他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,一进屋便将他买的早餐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那咱们趁热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真也没客套,他拉着光子一起坐在了桌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,大师兄也想来看你的,只不过由于接受了东瀛人的挑战,时间紧迫,我就没让他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买的早餐足够多,他边吃边向陈真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挑战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真脸色一凝,放下了手中的包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黑龙会的第一高手船越文夫,想要约大师兄在虹口道场一战。”陆锋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船越文夫?他的实力很强,大师兄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真脸色更为凝重了,他的话虽未说完,但陆锋却也明白他的意思,他是想说霍廷恩不是船越文夫的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妨,我会给大师兄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一脸自信,似乎一点也不将船越文夫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你帮忙,那是最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真点了点头,他也相信陆锋的实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锋看了陈真一眼,道:“大师兄的事情,你不必担心,倒是你,以后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的话,直接将陈真给问的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精武门上下,仅有陆锋和霍廷恩能接受他,其他人拒不接受,他自然不能再回精武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除非,他能够放弃山田光子!

        但这完全不可能!

        他绝不是无情无义之人!

        而不放弃山田光子,他又能去哪?

        陈真突然发现,天下之大,他竟然连个能去的地方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真!”

        山田光子虽然听不懂陆锋和陈真之间的对话,但她却能看得出陈真不是很开心,于是她也不再吃饭,并用自己白皙的小手握住了陈真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师兄,我知道你是一个爱国之人,但我想告诉你的是,在国内可以精忠报国,在国外务必就不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陈真一问三不知,没有打算好自己的未来,陆锋立刻把自己早已想好的说辞,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国外?”陈真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锋点了点头,道:“不错,一年前,我曾去过法兰西,在那里遇到了很多一腔热血的爱国留学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和五师兄一样,都有着精忠报国的理想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师兄如果到了那里,一定会遇到很多志同道合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陆锋的话后,陈真一脸的激动,如果真如陆锋所说,他倒是想去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我何时说过谎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说道:“不过,欧洲目前正在打仗,五师兄现在最好先去一个没有战乱的国家继续读书,再增加些学识,等战争停止了,再去法兰西也不迟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弟这里还有些薄资,可以资助五师兄去国外读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当然相信陆师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真一脸郑重的说道:“只是,我有手有脚,万不能接受陆师弟的资助,就算读书,我也可以勤工俭学,半工半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以勤工俭学,可光子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抬手拍了拍陈真的肩膀,说道:“五师兄,我资助你不是为了你自己,而是为了救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救国?

        听陆锋这么说,陈真沉默了,良久之后,才道:“陆师弟的良苦用心,为兄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哇,好香啊,你们在吃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在这时,茅屋外突然传出了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紧跟着,一个身材高大,身穿和服,留着平头的老者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船越先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见此人,光子立刻站了起来,跑向了老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就是船越文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真把老者的身份介绍给了陆锋,他在东瀛时和此人有过交集。

        船越文夫?

        陆锋眼睛一亮,原本他以为要在陈真这里耗上几天,才会遇到船越文夫,没想到现在就遇到了,还真是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光子,你和陈真住在了一起,难道已经结婚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真和陆锋交谈时,山田光子也和船越文夫聊上了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啊,我们是打算结婚,但是我的家人肯定不会同意,陈真这边的亲友也不会同意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山田光子的声音中,透着一股子忧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好你没结婚,否则就你要守寡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句话,船越文夫是用华夏语说的,目的便是激怒陈真,让他心浮气躁。

        固然,他也知道陈真很精通东瀛语,但是用华夏语更易激怒陈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船越先生也要小心了,船越先生与我大师兄一战之后,恐怕船越先生远在东瀛的儿女,会收到父亲身亡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真还未说话,陆锋便出言怼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霍廷恩?哈哈,他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船越文夫笑了笑,道:“我知道你,你叫陆锋是吧,你和陈真一起,打伤了很多我们黑龙会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!”陆锋一脸可惜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什么?”船越文夫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锋道:“可惜船越先生并不在,如果在的话,现在应该处于重伤,尚无法下床行走,也就不会来这里找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船越文夫道:“我听说你很能打,连陈真都不是你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船越先生过誉了,五师兄那是让着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道:“不过,你应该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年轻人,我老头子算是看出来了,你好像在处处针对我,这可不符合你们华夏尊老爱幼的礼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船越文夫华夏语说的不错,而且还非常懂华夏文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华夏尊的是关爱晚辈的老人,爱的是礼貌懂事的幼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一脸戏谑:“船越先生处处针对晚辈,自然谈不上爱护,难不成船越先生把自己当成了礼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好,年轻人你还是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说的船越文夫连连摆手,他道:“斗嘴我是斗不过你了,不如咱们打上一场吧?

        我本来是打算挑战陈真的,不过你也不比陈真差,挑战你也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挑战我?

        陆锋心里一乐,没想到船越文夫会主动挑战自己,他自然是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他还是装成一副茫然的样子:“船越先生,你不是要挑战我大师兄吗?为何又来挑战我五师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挑战书是陆军部那群王八蛋帮我老头子下的,我本人可对霍廷恩没什么兴趣,也不会跟他打,要打我就和陈真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你今天把我给惹恼了,我不和陈真打了,我要和你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船越文夫非常诚实,他就像个老小孩一般,直接将他挑战霍廷恩的缘由告诉给了陆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既然船越先生相邀,那在下自然愿意与先生一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冲船越文夫抱了下拳头,答应了船越文夫的邀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