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- 网游小说 - 在港综穿梭诸天在线阅读 - 第37章大丈夫敢作敢为

第37章大丈夫敢作敢为

        谢元奎不只是农劲荪的朋友,同时他也是一位爱国人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和自己的手下方一进来,便纷纷将枪口指向了闯进精武门的东瀛武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八嘎,你是瞎子吗?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拿枪指着我们?

        明明是我们的人被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东瀛武士皆对谢元奎怒目而视,虽然谢元奎与其手下都拿着枪,但这些东瀛武士并不怕他,因为他们很清楚谢元奎是不会开枪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几位先生,是你们来精武门闹事,我不拿枪指着你们,难道还拿枪指着精武门的人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元奎看似嬉皮笑脸,实则枪口一直都没离开过东瀛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他还朝陆锋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只是轻伤而已,顶多缠个纱布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明白谢元奎的意思,立刻将龟田一郎的伤情告诉给了谢元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出手非常有数,让龟田一郎缠上纱布,就是他的目的!

        “噢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陆锋的话后,谢元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老弟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谢元奎的突然而至,农劲荪即高兴又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!农老哥,我也不想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元奎叹气道:“可是虹口道场的人去巡捕房报了警,说是陈真杀了芥川龙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农劲荪眉头一簇,道:“这完全不可能的,你还不了解陈真吗?再者说了,这两天陈真一直和我们在一起,哪有时间去杀人啊,这肯定是东瀛人诬陷陈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当然了解陈真!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元奎两手一摊,一脸无奈的说道:“我也不相信陈真杀人,但逮捕陈真是上面的命令,我也没办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……可是,你们也不能不讲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农劲荪气得老脸通红,他的眼眸中也带着浓浓的无奈!

        “农大叔,陆师弟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在农劲荪与谢元奎沟通之时,正外出跑步的陈真等人回到了精武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在跑步的时候,听人说虹口道场的人闯进了精武门内,于是便急匆匆的返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他们立刻将东瀛武士给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东瀛武士们,看到陈真之后,立刻便杀意浮现,仿佛陈真是他们的杀父仇人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真,你可回来了,跟我走一趟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陈真回来了,谢元奎立刻抓住了陈真的手臂,道:“你放心,只要不是你做的,我一定保护你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探长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真被谢元奎的话搞得有些懵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芥川龙一死了,东瀛人说是五师兄你杀的。”陆锋将情况告诉给了陈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真脸色一沉,他这几天除了外出跑步外,其它时间连精武门都没出去过,怎么可能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师兄怎么可能杀人,他这几天明明和我们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五师兄根本就不可能杀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陈真杀人的事情,精武门的弟子们,立时便群情激愤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不是猪脑子,就能明白,这肯定是东瀛人在诬陷陈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真,形势比人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元奎叹了口气,道:“东瀛人在英租界势力庞大,可不是好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是我来捉拿你,若是你不跟我走的话,下一次来得就是东瀛兵了,说不定还会连累到精武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好,我跟你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真皱了皱眉头,终究是答应了跟随谢元奎走,他不想连累精武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见陈真要随谢元奎走,精武门的弟子们都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带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元奎先是对手下们吩咐了一声,而后又对农劲荪说道:“农老哥,你放心,我一定会调查清楚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谢元奎率先走出了精武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的手下们,则压着陈真跟在了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我们也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东瀛武士见陈真不抓,他们也将昏迷的龟田一郎架起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少数的几个东瀛人,架起龟田一郎时,还恶狠狠的瞪了陆锋一眼,似乎在提醒陆锋他们一定会报今日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!事情真是麻烦!”

        巡捕房和东瀛人离开精武门后,农劲荪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头,此刻他心烦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精武门的弟子,则是一脸的气愤,他们为陈真感到冤枉。

        唯有陆锋没担忧什么,他记得在电影中,由于山田光子为陈真作证,使得陈真逃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你们都站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真刚离开精武门不足三分钟,失踪了良久的霍廷恩终于回到了精武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廷恩,都什么时候了你才回来,你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见到霍廷恩,农劲荪便没好气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我有些事情,所以就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霍廷恩心里有鬼,说话的声音都有些结巴,但他还算聪明,很快就想到了转移换题:“农大叔,还是说说你们吧,你们在这里站着干什么?陈真去哪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芥川龙一死了,东瀛人诬陷五师兄,说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将事情的经过,原封不动的告诉给了霍元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陈真被诬陷的事情后,霍廷恩的脸色当即便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他心里也非常愧疚,自己的师弟被抓走的时候,他居然在逛窑子,他觉得自己不配做精武门的馆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你们该练武的练武,不要太为陈真担心,我去跑跑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农劲荪叹了一口气,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后,便走出了精武门,他在这上海滩还是有点儿人脉的,虽然他的人脉并不强。

        农劲荪虽然,说是别为陈真担心,但精武门的弟子们,心中却仍有阴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兄,五师兄的事,你不要太担心,我相信吉人自有天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抬手拍了下霍廷恩的肩膀,说道:“不过,大师兄,你心里似乎也有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哪有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霍廷恩强颜欢笑,心中紧张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没事,咱们师兄弟还是出去聊聊吧。”陆锋笑了笑,没有当场揭穿霍廷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噢!那咱们就出去聊聊。”霍廷恩点了点头,但心里似乎更紧张了,他终究是怕陆锋发现自己的小秘密,终究是害怕精武门的名声受损!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兄,我觉得有些话,还是不要憋在心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精武门南面的一个小路上,陆锋和霍廷恩并排走着,他们走的很慢,但心情却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霍廷恩连连摇头,死不承认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锋停下脚步,看了霍廷恩一眼,微笑道:“你脖子上,还有红唇印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个位置?哪个位置?”

        霍廷恩身体一颤,边擦拭脖颈,边向陆锋问询具体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但,没擦两下,他反应了过来,整个人傻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锋没有言语,只是注视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之后,霍廷恩苦苦一笑,道:“我爱上了一个风尘女子,昨天夜里,我就跑到了她那里,过了一整夜。

        阿锋,这件事你千万不要告诉农大叔,他如果知道,肯定会气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霍元甲坦诚交代,陆锋笑了,他道:“你就这么肯定农大叔会生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了,她毕竟是风尘女子,而我是霍元甲霍大侠的儿子,我需要温文尔雅,需要洁身自好,不能给父亲,给精武门蒙羞,为了父亲和精武门的名誉,农大叔一定不会接受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霍廷恩一脸的羞愧,仿佛自己做了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轻叹了一声,他不知道该怎么劝他,别说这个时代了,就算是在2020年,娶一个风尘女子,也是会面对强烈的流言蜚语。

        见陆锋不说话,只是轻叹,霍廷恩更觉难受,他觉得陆锋心里应该也在嘲笑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并不怪陆锋,毕竟这是人之常情!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兄且放心,我不会告诉农大叔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片刻之后,陆锋将目光重新看向了霍廷恩,说道:“但我觉得,大丈夫要敢作敢为,人生一世,短短几十秋,为何要拘泥于别人的看法呢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真的喜欢,就为她赎身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宋时,民族英雄韩世忠娶的就是风尘女子梁红玉,夫妻二人的结合,不光没让后人嘲笑,反而流传千古,成就了一段佳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后人,难道真的就没有韩将军那种气魄吗?

        大师兄,身为师弟,该说的我都说了,至于其他的就由你自己抉择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陆锋伸了个懒腰,而后便返身往精武门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气魄?佳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望着陆锋离去的背影,霍廷恩紧紧攥起了拳头,他的眼神逐渐坚毅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