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- 网游小说 - 在港综穿梭诸天在线阅读 - 第36章龟田一郎

第36章龟田一郎

        虹口道场内的一间木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藤田刚一脸严峻的站于白炽灯下,双目中透射着凶狠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他的脚下,躺着一具身穿东瀛武士服的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具尸体,正是在擂台上将霍元甲打死的芥川龙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离芥川龙一不远的地方,还有一人坐于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正是东瀛驻英租界的领事高桥利山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他一脸惊慌的坐于地上,看向藤田刚的目光中充满了恐惧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为什么杀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良久之后,高桥利山的紧张害怕的情绪平缓了一些,但他的声音,却还是充满了忐忑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不识抬举,他不死,谁死?”

        藤田刚声音冷淡,似乎杀一人,并不能给他的心绪造成半点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他终究是我们东瀛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死去的东瀛同胞,高桥利山一脸的悲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东瀛人也好,华夏人也罢,只要胆敢阻止我*****,就必须要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藤田刚的一双眼睛似乎永远冰冷:“我只不过是安排人下了点毒,他就敢来质疑我,摆明了是不将我放在眼里,这种人,就应该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华夏人有一句话说的好,叫做量小非君子、无毒不丈夫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打击华夏人的武道精神,我愿意使用任何卑劣的手段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不是为了自己,我是为了天皇陛下,为了东瀛同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随你怎么说吧,可毕竟人死了,总要有个说法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桥利山虽然非常畏惧藤田刚,却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惧意,想要跟藤田刚要个交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藤田刚扫了高桥利山一眼,道:“陈真,陆锋,怀疑芥川龙一是给霍元甲下毒的幕后真凶,为了给霍元甲下毒,两人联手杀了芥川龙一,这就是说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高桥利山完全没料到藤田刚会来这么一手,一时之间有些发懵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思虑了一番后,还是同意了藤田刚的说法,毕竟人家藤田刚的权势比他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若是不同意的话,估计他也得死藤田刚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者说了,诬陷一个华夏人,总比牵连到东瀛人强,毕竟自己人杀自己人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之后,他说道:“将此事嫁祸给陈真可以,他毕竟是霍元甲从小养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那个陆锋,刚刚加入精武门不到十天,跟本就没有帮霍元甲报仇的动机,嫁祸给他未免太牵强,不会有多少人相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那就把此事推在陈真一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藤田刚点了点头,道:“不过那陆锋的身份,你调查清楚了没有?

        他和陈真一起,在我们虹口道场闹事的帐,总有一天要和他好好算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陆锋据说是从美利坚留学回来的,而且为人非常大方,武功高强,至于其他资料,我还没调查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桥利山一五一十的将他对陆锋的调查汇报给了藤田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再继续调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藤田刚说道:“咱们现在的当务之急,就是将芥川龙一的死,推在陈真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船越文夫过两天也该到华夏了吧,等他来了,我会帮他给精武门送一封战书,邀精武门馆主来虹口道场一战,让他好好打击一下精武门的嚣张气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清晨,旭日初升,万物初始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一天之中,最适合练武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精武门的弟子,此时也早已起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兄弟们,咱们今天继续先练跑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身穿白色背心的陈真一声令下,众弟子纷纷随他跑出了精武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陆锋却没有去跑步,他依旧在练习霍家拳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这几天有意识的练习,他已经基本将拳脚功夫练到了刚柔并济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锋,你有没有见到廷恩,我找了他半天都没找到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农劲荪虽然不练武,但由于精武门上上下下都起得很早,他来到精武门后的生活作息也发生了极大的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摇了摇头,道:“我也没看到他,可能他去忙什么事情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陆锋表面上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但是心里却很清楚,这货一定是去逛醉心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常言说美人窟是英雄冢,这话一点都不假,自古以来,多少英雄好汉因为美人而沦落!

        儿女情长,必定就会英雄气短,这是相对的!

        霍廷恩就是典型的英雄气短,他性子有些柔,沉迷于女色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可能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农劲荪点了点头,他并不知道霍廷恩和醉心楼的晓红有染这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真,陈真,陈真快滚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陈真,卑鄙无耻,暗害我们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快滚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当陆锋和农劲荪聊天之时,精武门外传来了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,还伴随着难听的辱骂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听闻此因,陆锋的面色一沉,农劲荪的脸色也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二人刚欲走出去,便见二十余个手持武士刀的东瀛武士闯进了精武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先一人,年龄约莫二十余岁,身形高大,面容英俊,这种形体相貌,在东瀛人里并不多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一些人,身高大多在一米六,一米七左右,这还算符合东瀛人的形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陆锋的目光,始终在盯着那身高和他相仿,长相也不逊于他的东瀛人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倒不是他好男风,而是这家伙比较符合他易容的标准!

        “八嘎,陈真躲到哪里去了,快让他滚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进入精武门的少部分东瀛武士,一走进来,便大肆叫嚣,他们的目光中,都蕴含着冲天的怒火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更多的人,则是眼神躲躲闪闪,似乎对陆锋有些畏惧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锋也认得那些人,他们前几天,刚被陆锋给暴打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东瀛人来我们精武门做什么?我们不欢迎你们,请立刻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由于东瀛人来华夏日久,皆会说华夏语,他们叫嚣的话,就是用的华夏语,因此农劲荪能够听得懂。

        农劲荪也不是怕事之人,立刻就喝斥起了他们,想让他们立刻滚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你们不交出陈真,我们是不会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身材高大长相英俊的东瀛人怒气冲冲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敢问阁下是哪一位?为何要找我五师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语气平淡的向那长相英俊的东瀛人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,他和陈真去虹口道场的时候,并没有见到这家伙,也没有见到这群东瀛武士中的另外几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东瀛人抬头挺胸,怒视着陆锋说道:“我是龟田一郎,陈真他杀了我们的师傅芥川龙一,你们必须要把这个杀人凶手交给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农劲荪直接摆了下手,道:“你们在放狗屁,陈真这段时间,一直和我们在一起,不可能有时间去杀芥川龙一,你们绝对是在诬陷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华夏人果然不讲道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龟田一郎朝四周扫了一眼,道:“早知道,你们不会把陈真交出来,还好我早有准备,诸君给我把精武门砸了,我就不信逼不出陈真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话一落下,立刻就有几个东瀛武士跃跃欲试,但大部分都是畏畏缩缩不敢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给你们脸了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呵呵一笑,右手迅速伸出,一把就抓住了龟田一郎的喉咙。

        龟田一郎本能的就想拔刀,但陆锋的左手对着他的右臂猛地一抓,剧痛之下,他的右臂立刻就垂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紧跟着陆锋抓着龟田一郎喉咙的右手忽的用力一按,直接将龟田一郎给按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听“砰”的一声轻响,龟田一郎的脑袋硬生生的撞在了大理石铺制的地板上,痛的这货脸都扭曲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得势不饶人,摁着他的喉咙,又是一下凶猛的撞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,直接将龟田一郎给撞晕了过去,鲜血也从其脑后渗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八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陆锋身手如此强横,挥手间便制住了龟田一郎,那少部分没被陆锋暴打过的东瀛武士纷纷拔出了自己的武士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住手,住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待陆锋欲一鼓作气,将这些东瀛人统统给打趴之时,谢元奎带着一队巡捕进入了精武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