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- 网游小说 - 在港综穿梭诸天在线阅读 - 第12章夺命剪刀脚

第12章夺命剪刀脚

        “叮铃叮铃叮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清晨,响亮的手机铃声,唤醒了正在沉睡的陆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有些无奈,他刚睡着没两个小时,居然又被吵醒了!

        昨日他们一行人来到销魂别墅后,陈小刀便给他单独安排了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还问他需不需要大宝剑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陆锋何等人物,怎么会……不要呢!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这家所谓的销魂别墅,实在是名不副实。

        它并不销魂,选了一圈居然没一个能让陆峰看上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锋可不是‘随便’的人,于是陆锋只好作罢,选择了孤枕而眠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昨天初来乍到,也没睡好,不免有些困乏,躺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过了没一个小时,他就被‘别墅’内响亮的床声给吵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此,陆锋便进入了睡着、被吵醒,这么一个死循环。

        响亮的床声,即折磨着他的精神,又引诱着他的心灵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,等到夜里四点多,那些个***难女们终于消停了,陆锋才得以好好休息一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呢,还不到早上六点,居然有人打电话,可把陆锋给气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这么早来电,咩事啊?”一身起床气的陆锋,语气自然不会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伯,我是阿耀啊,我已经一个月没去看您了,我今天想去看看您,您今天有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的声音很客气,应该是一位极为尊重长辈的晚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伯?阿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到一半,仍旧非常困乏的陆锋猛地拍了下额头,稍微清醒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才记起,自己已经来到了港综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手中的大哥大,也是继承自己二爷爷的,电话那头的人要找的陆伯,自然也就是他的二爷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、喂,怎么不是陆伯的声音,你是谁?陆伯的电话,怎么会在你的手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显然也从声音判断出了接电话的并非是陆文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陆锋,陆文峥是我二叔公。”陆锋表明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,陆伯在港岛哪有什么亲人,你在开玩笑吧?

        告诉我你是不是小偷?

        是不是偷了陆伯的电话?

        我警告你,快点把电话还给陆伯,否则我一定用夺命剪刀脚夹爆你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打电话的人脾气火爆,气势汹汹,居然还威胁起了陆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他对陆文峥的家庭背景似乎很熟悉。

        聊了这么一会,陆锋已逐渐清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自然听得出,来电的人应该跟他二爷爷很熟悉,知道他的家庭背景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‘夺命剪刀脚’这几个字,给了陆锋一种熟悉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感觉自己以前应该听过,但是又记不太清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陆锋选择直白相告:“你好,我二叔公已经过世了,这电话是他留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来电人的声音,一下子提高了八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真的,我二叔公已经过世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的声音听起来稍有些难过,虽然陆文峥是系统给他安排的二爷爷,但在人家陆文峥熟人面前,他也得展现点孝心吧!

    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边,传来一声长叹,接下来就没有什么声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陆锋依稀听到了男人的轻哭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陆伯的墓地在哪里?我想去拜拜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,电话那头传来了充满悲伤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叔公没有墓地,骨灰都洒大海里面了。”陆锋开口道,骨灰是前天张律师陪着他一起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陆锋的话后,电话那头的人,声音再次拔高,陆锋似乎听到了咬牙切齿的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锋赶忙解释:“我这是按照二叔公的遗愿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又沉默了,过了一会,声音再次响起:“那灵位总该有吧?我想去拜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有的。”陆锋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现在就过去,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,我就能赶到陆伯的老宅,先挂断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方也不给陆锋拒绝的机会,立刻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有些无语,他原本准备在这消停的躲几天,除了给高进看病外,其它地方他哪里也不打算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先完成了上山宏次的任务,再好好体验下这个港岛世界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一通电话,却是打乱了他的节奏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人家对方,也是真心想去拜拜他二爷爷的灵位,而且人家还那么心切,陆锋自然不能不让人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他立刻穿好了衣服,提着装钱的箱子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此时的箱子,早已经空了,里面的钱全被他放进了储物空间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咚!咚!咚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陈小刀房间的门被砸响,陈小刀无精打采的打开了房门:“原来是锋哥,咩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门一开,陆锋第一眼看到的是陈小刀,紧跟着陆锋又看到了正躺在床上的阿珍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阿珍上半身盖着被子,而那双白皙如玉的美腿,则似不想被被子给封印,从而漏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一旁还扔着几个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见陆锋看她,阿珍连忙收回了双腿,一脸害羞的对陆锋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这么一笑,陆锋差点没气晕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特么自己听了一夜!

        你们倒好,在这里真枪实弹的搞上了!

        不行,我迫切需要一个女朋友,比燕双鹰的皮衣还迫切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锋的眼神异常坚定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把钱存银行里,两三个小时之后就回来,你们小心一点,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坚持练了那么多年的武,多少也有一些定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很快就收敛了心神,随意编了个出去的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他的电话号,他昨天就告诉给陈小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锋哥,这么早银行还没上班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刀揉了揉眼睛,他今天的精神似乎比陆锋还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要顺便做些其他事情,你记得给我打电话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没有废话,说完便离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并没有去银行,而是直接去了元朗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大笔钱的话他才会选择存银行,现在这点钱还是放储物空间用着更方便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几天没刮胡须了,他在前往元朗的路上,还顺便买了一面镜子与一个剃须刀。

        约莫40分钟左右,他总算回到了陆文峥留给他的丁屋前,而那里已经停了一辆丰田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车前,站着一个中等身材,身体有些发福、带着一副蛤蟆精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看到陆锋开着的甲壳虫小车,他便迫不及待的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是陆伯的侄孙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方一下车,中年男子便立刻出言相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耀叔,我叫陆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点了下头,这男子叫陆文峥峥陆伯,陆锋比人家小一辈,自然也要称呼其一声‘叔叔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伯是因为什么原因过世的?”中年男子问询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具体原因应该是心脏骤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的脸上,浮现出一副悲伤之色,他也算是一名老演员了!

        他缓缓说道:“我是在五天前收到的消息,之后我便风尘仆仆的从内地赶到了港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内地来的?

        一听说陆锋是从内地来的,中年男子也没什么可怀疑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曾听陆文峥说过,陆文峥在内地是有亲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男子叹了口气,道:“陆伯哪里都好,就是为人太孤僻了,喜欢独自一个人生活,就连我每次看他,都得提前预约好!

        我曾几次邀请他去我那里住,他都没有同意,反而还训斥了我!

        唉!要是他不这么孤僻,有人能在他身边陪伴他的话,最起码也能及时将他送往医院!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男子说着拍了下陆锋的肩膀,说道:“不过陆伯也是八十多岁的人了,也算是寿终正寝,你也要节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耀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点了点头,道:“我先去打开房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陆锋打开了房门,而后二人一起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,中年男子给陆文峥的灵位烧了三柱香,磕了三个响头,还烧了……完成了一整套拜祭的礼仪。

        此过程中,他数次落泪,倒是极重感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做完这一套流程后,中年男子依旧在灵位前站了良久,才缓缓转过了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并向陆锋问询道:“陆伯还有没有留下什么遗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叔公没留下什么遗言。”陆锋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年男子继续问道:“你应该继承了陆伯的遗产吧,你以后准备在哪里发展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道:“二叔公早就给我准备好了港岛的身份证,还有一系列的其他证件,我以后要留在港岛发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那需不需要我来帮你找份工作?”中年男子倒是个热心肠,还想要帮陆锋找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耀叔,不过不需要了,我现在也继承了二叔公的职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没隐瞒什么,他相信面前的中年人肯定知道陆文峥的具体背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!你们这一行可是很危险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男子再次叹了口气,道:“我在港岛还有点地位,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尽管给我打电话,不管什么事情,只要我能帮的就一定会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男子说着,自怀中取出了一张写有电话号码的纸,递给了陆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耀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接过纸张,向中年男子鞠了一躬,他挺感动的,什么叫自己人啊,这就叫自己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这么客气,我年少时跟随陆伯学了一段时间的本事,虽然他没正式收我为徒,但我却认他这个师父,你以后把我当成自己的叔伯就好,不要拿我当外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男子再次拍了下陆锋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陆锋郑重的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我还有事,下礼拜三我请你去我家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也许是工作太忙,中年男子没说上几句话,就告辞离去了,但临走前却约好了要请陆锋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叮铃叮铃叮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男子前脚刚走,陆锋的大哥大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哪位?”陆锋在港岛又不认识几个人,他仍旧以为对方是找他二爷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接通电话之后,陆锋的脸色却是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电话的另一头,传来的是乌鸦的声音:

        “锋哥,我是乌鸦,出大事了,我大哥和进哥被巴闭的手下给绑去了,而且还有王宝‘宝爷’的手下参与其中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