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- 网游小说 - 在港综穿梭诸天在线阅读 - 第10章做燕双鹰不香吗?

第10章做燕双鹰不香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陆锋的底牌红桃k,居然变成了方块a,陈小刀兴奋的大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又赢了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乌鸦亦是高兴的蹦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高进表情都是一滞,不过这也只维持了一瞬而已,紧跟着他便继续吃起了自己的巧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八蛋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口九一脸愤怒,他有些难以置信,在他看来陆锋绝不可能有方块a这张牌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最先针对的不是陆锋,而是他那位发牌的手下:“你个王八蛋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九哥我发给他的明明是红桃k,他肯定是出老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着大口九吃人一般的眼神,那小弟立刻将自己给陆锋发的牌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他妈找死,一天在我大口九这里出了两次老千,当我大口九好欺负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口九虽然给人一种傻乎乎的感觉,但他发起怒来,也是很凶猛的,就如同一只发怒的公狗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怒吼之后,他的小弟们又将陆锋几人给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着即将暴起的大口九和他的小弟们,陈小刀、高进他们都是紧张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你娘的狗屁,老子赌牌一惯最讲赌德,怎么可能出老千,出老千的是你们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高声喝斥的同时,抬手掀翻了面前的赌桌,筹码和扑克牌洒落的满地都是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没有人看到,在他掀翻桌子的时候,他将自己的那张方块a拿在了手中,而后利用自己的储物空间,重新换回了那张红桃k,然后和筹码与其他牌一同洒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事后大口九他们查牌,也查不出什么问题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他换牌和高进不同,人家高进换牌属于技术活,而他是投机取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种投机取巧的方式肯定不能赌一次牌就掀一次桌子,所以他这也就是一锤子的买卖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他妈敢掀,兄弟们给我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见陆锋不光敢在自己的地盘出老千,居然还敢掀赌桌,大口九如何能咽的下这口气,他立即就要命令自己的小弟们动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他的话还未说完,就闭上了嘴巴,因为一把枪顶在了他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锋功夫是不错,但是一个人对付大口九的这些个手下却有些够呛!

        而且现在时代变了,用枪那么省事,为什么要多费力气?

        做燕双鹰难道不香吗?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一定要做叶问?

        想到燕双鹰,陆锋用左手摸了下自己的衣服,心中浮现出一个想法: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是时候买一件皮衣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我错了,放过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到手枪的瞬间,大口九直接懵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是个赌徒,跟人发生矛盾的时候,顶多会用刀动手,哪里用过枪!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一见自己被枪指住了脑袋,立刻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口九的小弟们,也都是些低层次的小混混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见到他们的老大被枪口顶着脑袋之后,他们也怂了,立刻停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光是他们,就连陈小刀、高进和乌鸦也是一脸的懵逼,他们也没想到陆锋会有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知道错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笑眯眯的看着大口九,说道:“你们出老千的时候,怎么不知道错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本来陆锋打算能不出老千,就不出老千,能不动手,就不动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大口九这孙子太不是东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高进和他赌牌的时候赌的是港币,这货非要说是台币,陆锋当时就很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后来与陆锋赌牌,也是他们先出的老千,先让陆锋赢两局,最后给陆锋三个a,只不过是他们麻痹陆锋的套路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陆锋没有储物空间的话,输的必然就是陆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放过我,我再也不出老千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见陆锋一步不让,非要收拾自己,大口九居然吓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边哭边道:“大哥放过我啊,我上有八十岁老母,下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货的胆子本就不大,在赌侠电影里,这货被警察吓得在床上直打摆子,被吓哭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哭了?

        我真的有那么凶?

        陆锋嘴角微微一抽,没好气的说道:“别特么哭了,男人大丈夫,哭什么哭,你若是愿赌服输,我就放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愿赌服输,我愿赌服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口九连忙点头,‘乖巧’的就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好了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笑了笑,道:“我这人别的可能不行,但有两条绝对是很好的,一条是讲赌德,一条是讲义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大家都是在江湖上混的,那我也给你留点面子,咱们第一局,就按你说的,按照台币计算吧,这样一来除去刀仔欠你的四万,你还欠我们十一万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那一局,你又输给了我一百零一万两千港币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嘛,我为人大方,就不多做计较了,把你输的零头给抹去,算是一百一十万好了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为人仗义、处事公正,我阿九佩服的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口九急忙同意,被枪指着脑袋的他,不敢有半分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在那傻站着做什么,还不快准备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口九对陆锋客气,对他的小弟们却是蛮横的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是老大,我们这就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位发牌的阿发,在得到大口九的命令后,立时便去准备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口九所经营的虽然是个乡村赌档,但现金还是有二三百万的,因此也就三五分钟的功夫,那位阿发便提着一个箱子放在了大口九的旁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钱到了您先点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口九强挤出了一抹微笑,简直比哭还要难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刀,验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对陈小刀吩咐了一声,他为人谨慎,自然不会相信大口九这帮烂赌鬼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刀点了点头,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钱箱,和乌鸦一起查验起了里面的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锋哥,这钱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查验了一会后,陈小刀一脸兴奋的对陆锋说道,乌鸦同样是满面春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既然没问题,那咱们就走吧,你和阿进、乌鸦先把钱拿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倒是不怕陈小刀把钱给卷跑,毕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锋哥,要不让阿进和乌鸦先下去,我在上面陪你一会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刀摇了摇头,他打算留下来陪陆锋一会,虽然陆锋手上有枪,但他还是担心发生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事,你放心下去吧,我稍后就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深深的看了陈小刀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突然感觉自己以前有些误会这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以为,这货就是个没责任没义气的赌徒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关键时刻,他还是有些义气的,居然打算留下来陪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吧锋哥,你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小刀对陆锋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提起钱箱,和高进、乌鸦一起走出了赌档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次提这么多钱,陈小刀兴奋的走路都一摇一晃的,以至于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差唱出那句:凉风轻轻吹到,悄然进了我衣襟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而大口九的那些小弟,在大哥被枪指着头的情况下,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小刀他们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既然钱到手了,那我也不为难你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锋淡淡一笑,放下了手中的枪,而后也走出了赌档。

        俗话说艺高人胆大,有十米内百发百中的枪术技能在手,陆锋觉得自己在这间小屋内的战斗力,完全不逊于核武大神燕双鹰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非要说差些什么的话,那差的也只能是一件皮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他毫不担心大口九的小弟们做什么小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当陆锋离开赌档后,大口九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,并且剧烈的喘息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活了这么大,还是第一次距离死亡这么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咱们不能就这么算了,兄弟们这就下去砍死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口九方一坐下,他的小弟们便迅速围拢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砍你妈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口九抬手就给了那说话的小弟一巴掌。

        指着其破口大骂:“你特么的别给老子惹事了,你看不出来那小子就是个亡命徒吗?

        咱们是做正经生意的,和亡命徒计较什么,你是觉得自己命长么?

        才一百来万而已,咱们不至于把命都给丢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小弟委屈的捂着自己的左脸。

        有这么不要脸的老大吗?

        正经生意?

        赌档啥时候也成正经生意了?

        咱们为了收贷,伤天害理的事情少做了?